四海图库总站168

挂牌泉州晚报数字报·泉州网

发布时间:2019-11-01

  前几日暑气流火尚未散尽,突然一夜间便已满城凉风乍起,这就是南方之秋。木叶落,露含霜,秋的问候总是这么悄无声息,恰如平仄暗合的古诗一般。翻几页古书,吟几首古之秋句,追叙泉州古诗赋里的些许故事,或许能让我们稍稍忘却户外呼啸的风声。

  李贽,原名载贽,字宏甫,号卓吾,又号温陵居士等,明代泉州人,是著名思想家、文学家。其著作几十部,最重要的有《藏书》《续藏书》《焚书》《续焚书》《说书》等。万历年间,李贽曾官至姚安知府,后弃官讲学。

  李贽的秋诗常有诸般苦涩滋味,这可能与他的学说过分超前,时人难以接受有关。明万历二十四年(1596年)秋,李贽应友人刘东星的邀请,前往山西。在途经太行山时,李贽写下了《古道通三晋》一诗。诗称:“黄河远缀白云间,我欲上天天不难。www.5558687.com。三晋谁云通古道,人今唯见太行山。”这一年,李贽70岁。道学家们和官府相勾结,驱逐李贽,使他无奈避往山西。此诗流露出李贽因遭迫害而感到无路可走的沉重心情。

  万历二十五年(1597年)秋,李贽正旅居于山西大同。曾追随李贽居于山西沁水的弟子怀林早前因身染重病回龙湖治疗,却还是不幸病逝。当怀林死讯传来时,李贽心生悲苦,推窗迎着呼啸的秋风为怀林写下了组诗《哭怀林》。其一曰:“南来消息不堪闻,肠断龙堆日暮云。当日虽然扶病去,来书已是细成文。”其二曰:“年少才情亦可夸,暂时不见即天涯。何当弃我先归去,化作楚云散作霞。”其三曰:“梦中相见语依依,忘却从前抱病归。四大皆随风火散,去书犹嘱寄秋衣。”其四曰:“年在桑榆身大同,吾今哭子非龙钟。交情生死天来大,丝竹安能写此中。”怀林是李贽在龙湖芝佛院的弟子,常随李贽左右,聪明好学,严守戒律。从这组诗中不难看出,师徒两人甚为相得。

  俞大猷,字志辅,号虚江,明代晋江人,中华抗倭名将。他一生戎马倥偬,经文纬武,谋勇双全,名震八方。嘉靖至万历年间,其率领的“俞家军”,与戚继光的“戚家军”协同作战、首尾相应,基本上荡平了东南沿海的倭寇,为保卫东南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,挂牌,捍卫祖国海疆作出了重要贡献。但政治上,俞大猷多次遭奸小诬陷,始终郁郁不得志。尽管如此,俞大猷还是以国事为重,自称是 “世间未了人”,还要横戈马上、南北驱驰。俞大猷曾作《秋日山行》一首曰:“溪涨巨鱼出,山幽好鸟鸣。丈夫不逆旅,何以及苍生?”寥寥数语,掷地铿锵。前两句写的是秋季深山中一派冷寂景象,但只要“溪涨”“山幽”,便有“巨鱼”“好鸟”。暗喻英雄离不开时势,时势必造英雄,为后文抒情做好铺垫。后两句则道出全诗主旨——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为了惠及苍生,七尺男儿们不惜戎马逆旅一生。体现了俞大猷关心国家前途、民族命运的赤胆忠心。从总的基调上看,俞大猷还有以此诗勉励自己为国立功之意。

  俞大猷的另一首长诗《饮马长城窟》同样令人热血沸腾,诗曰:“……生身不为世轻重,生不如死死何埋?九月二十至威远,长城已改秦人面。天暮道遥马思喂,引马长城窟下饮。忽然四面起寒色,冰合水凝饮不得……人生忠孝两字靳,何能慰母九原心?泥蟠天飞应龙神,先贱后贵和隋珍。健美让女人别样性感彩博士论坛www.9994432.com烽火若通秦上谷,九重羽书更召臣……”全诗袭用乐府古题,书写天寒地冻,冷风飒飒,将士们依然壮志满腔,飞驰沙场,报效国家,展现了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。

  王慎中是明代泉州晋江人、嘉靖“八才子”之首。他嘉靖十五年(1536年)时出任山东提学佥事,迷恋上理学宗师王阳明的学说,慕名主动结交王门弟子王道、穆孔晖等,另外还与时任山东按察司佥事的王玑(号在庵)共议王阳明学说。这段时光对于王慎中来说,很是惬意。嘉靖十六年,王玑调任江西布政司右参议,王慎中为其饯别时赠诗并作序。序文盛赞王玑传播圣人之学“卓然有志,确信不惑”“行足以信其言,故讲之也笃;识足以致其勇,故为之也力”。因此,他可以“破叛者之口,作急者之心,相与舍他岐而遵大道”,即把人们引向“正学”之道。

  再观这首《送王在庵之江西》:“伯夷恶一世,季与乡人皆。君行慕往圣,其为柳下侪。至和以饮人,顺物无安排。岂乏泾渭判,颓然泯岸崖。揆予拙直姿,涉世寡所谐。乌足滥交籍,守官幸见偕。貌殊同胸腑,言合外形骸。大道固难闻,明谊良可怀。肃肃简书畏,裾袂临当乖。清霜变泺水,落叶流长淮。扁舟方大江,渺望不可涯。兴言托短章,投赠愧琼瑰。”全诗大致可分三层意思:一是把王玑比作伯夷、柳下惠,赞扬他的心学修养涵厚;二是写自己与王玑的交往,两人在思想、言行上都志同道合,大有相见恨晚之意;三是写深秋道别,彼此依依不舍的情怀。

  嘉靖十七年(1538年)的秋天,王慎中正在江西任布政司左参议时,在德兴县巧遇礼部时的同僚陆毅斋。此时陆毅斋已是抚州宪使。二人在破旧的武阳驿站久别重逢,畅叙同曹之谊、阔别之情。王慎中心里那个高兴呀,遂诗情大发,连续写了《宿武阳驿同陆毅斋宪使》《德兴县晚发黄柏渡迟陆宪使》《德兴县八月十五夜月简陆毅斋使君》《德兴道中柬陆毅斋宪使,陆君昔同在礼部》《送陆毅斋守抚州》等诗篇。诗作中既有昔日同曹为官肫挚友情的回顾、游乐问学的豪情:“……角巾往往探奇字,曲几时时问译经。挥翰弹碁乐未极,纵酒忧天常不醒。”也有志向高远、相互慰勉的道别之语:“人生聚散何能常,一旦缱绻成参商。贤豪得路各努力,同心岂必俱同行。”不难看出,王慎中是个至诚至性之人,对于朋友间的友谊特别懂得珍惜。

  王十朋,字龟龄,号梅溪,温州乐清人,南宋状元名臣。南宋乾道四年(1168年)十月,王十朋出知泉州,后于乾道六年(1170年)闰五月离泉,前后历时1年8个月。在泉期间,他一心扑在为黎民百姓做实事上,重建贡院、重修北楼,还屡次拿出自己的薪俸来赞助郡学,居官有节,播德宣猷。

  唐代诗人秦系与宰相姜公辅都曾寓居于南安九日山。王十朋与晋江人陈知柔有交往,在读过陈知柔题“姜秦二公祠”的诗后,王十朋即再赋《次韵陈贺州题姜秦二公祠》二首。《姜丞相》诗云:“姓名端合上麒麟,当世那知相是真。遗冢尚余封马鬣,孤忠曾记犯龙鳞。三巴流落知音士,九日追陪避世人。精爽不迷祠宇复,俨然唐室旧冠巾。”以志纪念的同时,也期待自己有一天能去九日山拜祭两位先贤。

  乾道五年秋天,王十朋与友人游九日山,www.7007177.com2019驾照考试科目四模拟练习。在瞻仰石佛后撰《石佛》诗:“卧草埋云不记秋,忽然成佛坐岩幽。纷纷香火来求福,不悟前时是石头。”游姜相峰时,王十朋则赋《姜相峰》诗:“相国忠如宋广平,危言流落晋江城。天资自直无心卖,何事青山亦得名。”在拜谒九日山下的姜相墓后,王十朋手书《寄南安鹿宰》诗:“春秋重复古,二贤还旧祠。直道不终废,高风宜见思。古墓出荆榛,孤亭起颓隳。更将碧纱笼,覆护端明诗。”表明要主持修缮姜相墓的心迹。其对于前贤的诚挚敬意,尽在不言中。

  张瑞图是明代晋江人,字无画(又字长公),号二水,别号果亭山人、芥子、白毫庵主、白毫庵主道人等。他出生于习儒世家,幼负奇气。据说有一段时间家贫,供不起他点灯油夜读,他便每天晚上到村边山上的白毫庵就着佛灯苦读。万历三十五年(1607年),他以“古之用人者,初不设君子小人之名,分别起于仲尼”之奇论获神宗皇帝特擢,名列一甲第三名(即探花)登进士。后来,官至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,成了不折不扣的阁相之一。

  可惜,崇祯帝上台后,清算魏忠贤逆党,误将张瑞图也列入“逆案”,论徙3年,纳赎为民。蒙受冤屈的张瑞图一度借酒浇愁,将自己的愤懑、痛苦隐匿于拟古的诗作中,不过后来倒也看破世俗,选择隐居山林,潜修悟禅。在张瑞图晚年结集的诗赋作品集《白毫庵集》中,既有张瑞图欣赏隐士陶渊明,希望像他一样隐居南山,活出诗意来的《和陶篇》;也有他喜爱诗人白居易,想要做个坦荡透彻之人而作的《拟白篇》;还有与僧人究论禅理,写出人生感悟的《禅肤篇》等。除此之外,当然也少不了游览山川名胜所留下的诗篇了,《重九前三日,故人子王在镐拉游灵水岩,因陟古玄室,宿金粟洞灵水岩二首》《偕范佩兰山人、庄迟轩社兄赴王在镐金粟洞之招,庄作五言古长篇,余亦和焉,得二篇》皆为此类诗作。张瑞图赴王在镐之邀约时已被贬为民,返乡隐居。此时与王在镐等人一道登临晋江紫帽山,访金粟洞、灵水岩,跓高远眺之余也伤感自己时运不济、有志难伸,故在诗中曰:“名山如高人,孤标离俦侣。俗士如辕驹,局促恋牧圉……危峰易为晓,仿佛闻樵语。宿雁起寒烟,远景分沙渚。举手谢主人,言还有余绪。”最后看似在拱手拜别金粟洞主人,实际上更像是他在告别那远在朝堂的一国之君啊。

  吴鲁,字肃堂,号且园,晚号老迟,又号华庵主,清代晋江钱头村人,他也是泉州历史上最后一位状元,清光绪十六年(1890年)庚寅科状元。清光绪二十五年(1899年),吴鲁丁母忧服阙回京,历充国史馆纂修、教习庶吉士、本衙门撰文诸差。光绪二十六年,八国联军入侵,发生了庚子事变。此时吴鲁充军务处总办,困居北京。直到光绪二十七年,才奉旨简放云南正考官。吴鲁将自己在京的这段时间的经历及见闻,特别是庚子事变始末,以诗赋的形式记录了下来,有的诗还附有旁注,因而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。后来这些诗赋集结成为《百哀诗》一书。《百哀诗》集中反映了八国联军攻掠津京,慈禧太后挟帝出奔,人民备受凌虐的悲惨情况;同时有力鞭挞那些丧师失地、媚外辱国的奸佞之徒。吴鲁对于腐败的清廷在民穷财尽、国家将亡之际,犹不思悔改振作,深感悲愤。

  在《百哀诗》中,有一篇特别醒目,因为它的题就像一则新闻标题:“洋兵赴保定杀直隶藩司廷雍”。诗曰:“藩侯乏先知,罹祸悔噬脐。畿辅大屏翰,一死均猪鸡。寻仇泄宿怨,惨酷嗟狄鞮。全权膺朝命,水火出苍黎。同是畿疆吏,曷为相排挤。郊迎十余里,委身饿虎蹊。昊苍变昏黑,平地生沟溪。拈毫写恻悱,笔下风凄凄。”

  此诗记述的是庚子事变中一个最屈辱的时刻,八国联军竟然直接抓了直隶总督廷雍,将其押至刑场砍头。廷雍是清末难得的一位主战派、硬汉,他全力支持义和团对洋人进行打击,并驱逐洋人势力。他出任直隶总督后,曾令紧闭保定城门,捕杀洋人。然而当联军攻打保定时,保定守军寡不敌众,遭遇惨败。廷雍奉了李鸿章的命令,率下属官员和士绅扛着白旗开门投降。结果联军非但没有宽容他们,还一上来就将廷雍等人全部抓了起来,要将他们尽数砍头。廷雍此时高喊,“事皆由我,斧钺由汝!”还说下属是奉了他的命令才杀洋人的,与他人无关。最后,廷雍等3位朝廷大员被联军直接押赴保定凤凰台砍头。堂堂直隶总督被外国侵略者公开斩首,真是一国之辱。吴鲁在这首诗的附注中称:“闰八月十五日,洋兵将赴保定。藩司廷雍请于全权大臣若何办理。答以应即出郊迎候。洋酋见雍,取雍冠,掷之于地,拏入保府,锢诸耶稣教堂。九月初八日,驱至南城外扑杀之。雍临刑,叹曰:‘中了李某之计矣。’雍之长子及妾,皆殉节……”全权大臣不是别人,正是李鸿章。吴鲁的这段文字揭露,封疆大吏廷雍其实是被李鸿章出卖用来讨联军欢心的事实,此番行径丧权辱国也是到了极致。吴鲁的《百哀诗》告诫后人勿忘国耻,只有走富国强军之路,才能有和平安定的日子过。


188144现场报码| 本港台直播报码室| 百合图库| 六合图库挂牌| 白小姐论坛381818| www.665878.com| www.10444.com| www.568678.com| 奇人论坛| www.957777.com| www.2800kj.com| 单双王单双王全年资料|